【书画收藏】

 找回密码
 bet365官网唯一大品牌

QQ、微信一键登录
(可选择绑定原来的账号)

搜索
查看: 1736|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于明诠:点画呻吟

[复制链接]

241

主题

2408

帖子

1万

积分

认证会员

【抱一斋】店主

Rank: 2Rank: 2

积分
17039
好评
0
差评
0
QQ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2-8-16 14:15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于明诠:点画呻吟
1

古人的心事真得不能触摸

比如甲骨文

本来就是一把骨头

疏疏几根线条

除了锥心刺骨

还有什么呢


2

古人竟也常常打仗

(穿惯长袍的古人咋这么粗野呢)

古人在甲骨里边

除了装神弄鬼

就是喜欢打仗

一片片数过来

几乎全是掩饰不住杀伐的欣喜

郁郁乎文呢

3

说是青铜铸就

就一定不可更改吗

饕餮纹一脸沉重

任凭时间把清清楚楚的字符

弄得面目全非

左一个耳光右一个耳光

历史被抽打得满面铜锈

4

虎狼的秦朝

喜欢拿铁线作篆

如虎狼大快朵颐之后

悠闲地眯起眼睛剔牙

把个江河大地

剔划得左右对称圆润通透

秦王嬴政到底是个急脾气

没等李斯剔完牙

就把他五马分了尸

韩非说

铁线篆一样

分得圆润通透

不过他真的高兴早了

项羽刘邦一拨楚简一拨汉简

都做了流行书风

军阀混战的年代

可谁都认为自己是主旋律

5

还是刻在石头上好

从山野到庙堂

人们开始了无穷无尽的搬运

从篆书搬到隶书

终于搬出了方块字

对于普通的石头来说

刮削打磨就是历练筋骨

仿佛老同志打太极拳

当然历史的脸面重要

为了成全皇帝们真真假假的把戏

无辜的石头们不打太极拳

动辄就挖心剖肺

让历史悠久到今天

6

先有行草后有正楷

书法家却教会人们反着看

平平正正的是孩子

不守规矩的的总是成人

一板一眼地正楷着是幼稚

旁逸斜出行草起来就叫成熟

多少的孩子从循规蹈矩开始

长大了,不是坏了笔法

就是喜欢钻法律的九宫格

从对临到意临

一步迈过,然后就进入创作

老先生捋着胡子骂娘

传统哪里去了

其实传统哪里也没去

胡子一样在他手里攥着

8

这事说来谁都不信

王羲之算是老资格的书圣

却不曾入过书法家协会

终生就一爱好者的水平

写了一张兰亭序

也被画贩子倒腾没了

王书圣伤心透了

说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

但后来一代代

书协主席们却并不认同

嘴上坚持今之视昔

心里却盘算着每平尺润例

今年涨了多少

后之视今

怎么亦犹今之视昔呢

9

颠张醉素

和唐朝的颜柳虞欧对弈

当然算是臭棋

连唐朝之外的苏东坡也看不惯

当这两个秃翁火了的时候

大宋江山已经倒在血泊中

颜筋柳骨的方块字

尽管棱角分明却还是

挡不住元朝的马蹄

赵孟頫在中间坐立不安

他的理想

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一边是宋四家

一边是明四家

看看麻将桌上随便

码放的线条点画

管道升拉拉老公的衣袖

唉,这牌可怎么打呀

10

苏东坡一生幽默

所以间架安排的一边高一边低

但不能逗皇帝开心

总是憾事

跑到黄州写寒食帖

写就写了,可他

又要写乌台诗案

皇帝说心正则笔正嘛

一连说了三遍

苏东坡非要纠正

这是柳公权的谏言

皇帝不耐烦

就刷一道圣旨

连幽默都不懂了你

接旨吧。于是苏东坡

就去海南旅游了

宋朝的网友投票评选宋四家的时候

苏东坡缺席

发个短信做了最后陈述

竟雷倒整个大宋朝

我书意造本无法

就此得了第一

于是在宋王朝的带领下

书法史上大小三军

又被狠狠幽默了一回

11

米芾每天都光着膀子临帖

他有洁癖不敢穿衣服写字也就罢了

问题是他对着一块烂石头磕头

“米粉”们大呼小叫

老师都“行为”了

却不能算个宋朝第一

米芾一声不吭

写比寒食帖还大的虹县诗

写比天际乌云还长的蜀素苕溪

米芾和徽宗皇帝

海参鲍鱼嘬五粮液的时候

得第一的苏东坡

正在天涯海角啃窝窝头呢

后生们看得分明

距离才会产生美

苏东坡拿性命做事

连幽默都让人心酸

黄庭坚擅长

泪点和着墨点的草书作跋

教科书上喜欢说禅意什么的

其实那是为苏老师鸣不平

12

宋徽宗的瘦金书

和宋词一样

专供杨柳小蛮腰的宫娥们把玩

文文弱弱的宋皇帝

用一只尖细的小狼毫

先给自己减肥

再给文人们减肥

最后就给风流倜傥的大宋朝减肥

二十世纪末

大街小巷遍布瘦身减肥店铺

细看来全是

当年那位徽宗哥哥家的

连锁店

13

徐青藤把自己的卵子切下来

埋在宣纸底下

先种葡萄后种石榴

种来种去青藤书屋的

天井院茁壮茂盛

大明朝的皇家园林

却被种得捉襟见肘

八大山人终于忍不住

上山垂钓了

扛着瘦瘦的钓竿

钓竿上伏着

蜷缩脖颈的乌鸦

山人叹口气望望远方

留守的邢张米董

正用细瘦的身子骨

替荒凉的明代书坛

看家护院

14

看起来王铎的志向

不算高远

好书数行而已罢

但他一心想写在大清王朝的脑门上

就有点麻烦

王铎提着上朝面君的牙笏板

悬肘也不是

悬腕也不是

后生们纷纷指责王铎脊梁骨不硬

其实是不理解王铎的憋屈

一身一身的冷汗淌下来

不涨墨才怪呢

15

王铎憋在家里涨墨的时候

傅青主在山西做江湖郎中

穿一件青黑色的道袍

把头发束在头顶

不扎辫子的老傅先生

给妇女儿童开完方子

就随手划空

哗哗哗,哗哗哗

先画四个“勿”又画四个“宁”

朝廷也拿他没办法

傅老头到底不肯坐

皇帝老倌的八抬大轿

16

满清入关的时候

砍了几颗汉人脑壳

世道总算太平多了

不曾被砍下的脑壳

都用长长地辫子系着

像悠悠达达的长锋羊毫

每天上朝的时候

都在后脊梁背上偷偷地写个不停

先帖学后碑学

把秦砖汉瓦商周鼎彝

找来煮一锅粥

阮元把脉

包世臣开药方

康有为到处抓药

把扬州吃成八怪

把刘墉吃成罗锅

把于右任林散之

全都吃成白胡子老头

于是碑帖总算结合了

17

民国开始剪男人们的辫子

女人就特别高兴了

萧娴和游寿

把女人的扬眉吐气

写成榜书写成金文

把二十一世纪写得遍地都是

2011年的美女书家们

又搽胭脂又抹粉

望着两位老太太远去的背影

直哭得泪眼盈盈,却怎么也

找不到自己落脚的地方

而没了辫子的男人们

就像女人泪水泡倒的羊毫

长归长但软得不行

无法屋漏痕只好

拿把传统的破锥子划沙

一道一道

直划得肾衰阳痿

有人说今天的书法

仿佛阿杜唱歌

上气

不接

下气

那就是剪辫子惹得祸

18

回归传统的时候

其实传统早已没有多少卵子可割了

捏惯羊毫笔的书法家们

忙着成群结队到兰亭赶集

用王羲之祖传的行草

向官僚和大款抛着媚眼

领导们说

就让书法进万家吧

其实,比万家还多得多的

书法家们,从来

也不曾出过家

文化乡愁与现实疼痛
                               ——读书法家于明诠的诗歌
                                                                                雪松

     于明诠的诗歌,与他的书、画、印有着一脉相承的精神底色:他书法线条里那种稍纵即逝的灵感与机敏,他绘画中那种充满幽默与诙谐的东方韵味,他印章中那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朴茂力量,都在他的诗歌语言里不同程度地呈现着,酿成了其诗歌的独特味道。
     借历史的蚌,养诗的珍珠。于明诠的诗心,就像从秦汉翩翩飞来的一只蝴蝶,翻检着浩淼时空中那些戏剧般存在的人物、事件、情感、意象和词,它们像花朵一般散发着奇异的芳香,让诗人沉醉。他写八大山人、李白,写秦时明月、霸王别姬……这些已结晶为传统文化经典的人、事、物,被于明诠以一个现代人的视觉重新打开来,借以安顿自己诗性的灵魂。
     在于明诠的这类诗作中,历史叙述与现实叙述一明一暗地交叉存在,所指与能指相互印证和转换。他在牵引读者走向历史的同时,也正在塑造读者对现实的感觉,当然,这种现实,更多地是诗人的那颗心的存在。在《李白》这首诗中,我们找到了撬动其文本的关键词:不在乎。诗仙不在乎天子,不在乎美人,不在乎富贵,甚至不在乎“朝如青丝暮成雪”的时间。诗仙以最低的生命运行姿态,抵达了最高的人格境界——“他独自远行了/一如明月出天山”。整首诗表面没有一句对现实的批判,对存在的诘问,对自我精神人格的诉求,但读后掩卷,那种批判、诘问、诉求、渴望是如此强烈,因为这首诗的历史叙述结束之时,正是其现实叙述开始之时。在《八大山人》这首诗中,其所隐含的现实叙述,则更多指涉着一种社会批判:山人住在山上,山下的日子红红火火,而山人的日子清清白白——山上山下,成为不与浑浊之时代同构的一个符号边界——对高洁人格的向往以及污浊现实的压迫感,使于明诠合于内心与历史的双重孤独,他在《单衣试酒》这首诗中所表现出的存在状态,正是对这种双重孤独的深刻诠释:“有谁肯为我把盏么?”,没有。而历史“远行的行囊/总挂在落日的楼头”。诗人无以寄托心灵的祈愿,他所能做的,只能是“一头栽倒酒里/仿佛折断的水袖”,或是凭高发出“云中何人锦寄书”的问寻和叹息。在诗人看来,一千年就是一个大孤独。
     单衣试酒的形象,既是诗人心灵孤独舞蹈的形象,更是诗人借助于对历史的诘问所演绎出的文化乡愁。这种文化乡愁,由诗人在现实中无法安顿他的诗性灵魂之无奈所引发,抵达的是对汉语最后的深情眷顾。在他的《水调歌头》一诗中,他将裹着厚厚的文化脂肪的名词还原为动词,将智识还原为感觉,将词性、词型,还原为语音、语调——浣溪沙、念奴娇、水龙吟、菩萨蛮……一个个词牌从文化的镜框里走出来,成为唇边的一声声念。在这一声声念里,多少命运沉浮,多少悲欢离合,多少风流倜傥,重新找到了源头,找到了家——“宋人的全部心事/只念奴娇三个字/便可了得……”。历史的表情、心绪,便在这动作和语调里变得触手可及,重新拥有了生命的质感。
     于明诠的诗写得轻松、活泼、风趣、幽默,这首先源于他对于历史的态度。在他的笔下,历史不是平面的、知识的,而是楚楚动人、活灵活现的。时间是一条川流不息的大河,他要时常跳进去,以获得时间赐予的激情。同时,他更是一位旁观者,像看戏一般任时空浩渺变幻,众生表演,云卷云舒,并不急于做价值判断,而是让曾经发生的,在他的文本里重新发生。因此,他的诗歌语言拥有及物的质感和生命的体温,质朴而鲜活。他看秦朝的明月——“就这样,你把整个秦朝/媚眼一样抛给我……”;他写张生与崔莺莺——“就这样邂逅了西厢/和一场不走院门的爱情……”;他写八大山人复杂的内心——“树上的鸟翻了一下白眼/山人也翻了一下白眼/那朝代就永远消失了……”。在这些无比生动的语言背后,隐含着于明诠对于一种写作方式的追求:以当下的、世俗化的语言,获取与事物平起平坐的视觉,让形而上的“思”,在形而下的生命中不露声色地绽放。在于明诠诗歌创作者的风格化追求中,还不能不提及他试图将戏剧语言的韵味融入到诗的语言节奏中去的努力。比如《霸王别姬》《单衣试酒》等诗歌文本所呈现的语言状态,既是诗人对事物的客观叙述,也是舞台上戏剧冲突的主观表达,现实即戏,戏即是诗人的世界观——有了这样的世界观,于明诠的诗歌语言才能那样的超脱、达观、风趣横生。
     在于明诠迄今的诗歌写作中,写作方式的多样性也是显而易见的。与那些朝向历史的诗写不同,他的另一类写作有着与之完全不同的审美理念和价值追求。在这类作品中,诗人直面社会现实和市场条件下人的生存状况,追求社会批判和道德批判,对腐朽政治和社会不公正进行了辛辣的嘲讽,读来令人痛彻心扉。比如在《领导》一诗中,诗人运用口语、反讽等艺术手法,对各级官僚的种种行为以及产生的体制因素进行了不留情面地剖析和呈现——“有句成语叫身先士卒/就是针对领导说的/领导当然是走在前面的/比如工资单上的数额/和住房面积……/领导的水平就表现在/不懂任何部门行业却可以/到任何部门行业指导工作……”,如此等等。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也有的领导/偏偏不这样当领导/如焦裕禄和孔繁森/人们就会说/他们真不像领导”。读到此首诗末尾的这几句,读者在领略了诗人辛辣的嘲讽之后,涌起在心间的,是无奈和心酸。在《墙》这首诗中,诗人利用“墙”这一意象,表现了当下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冷漠和疏离,揭开了生存的真相:“你的墙在我的墙上/我的墙在邻居们的墙上……”。而冷漠和疏离,其表面看上去却是手与手的频繁相握,所以诗人说:“而黑暗,有时与阴冷的墙真的无关/却与温暖的阳光/关系重大……”,这才是诗人真正的深刻之处。在普遍的人性麻木、大面积的良知缺失中,诗人的内心有着难以言明的疼痛,这是诗人于明诠那颗诗心的底色。在献给世界疼痛日的名为《疼痛》的诗中,他尖锐地指出了我们存在的处境——“一个普通的名字/能让一个国家不舒服……”,“一个没念过书的牧羊人/他的歌声能竖起羊的耳朵/但他没有办法唱给大会堂听/因为大会堂没有耳朵可竖/甚至没有羊……”。
     ——我们的心灵还具有感知疼痛的能力吗?我们的存在还需要疼痛吗?还有多少这样的疼痛在等着我们?这是诗人于明诠对于我们思考的一个不能回避的引领和启示。
     对历史的咏叹与直面现实的刻画相互映照,是于明诠诗歌的一对翅膀。而其内在的精神底色是一致的、是互为通道的,只不过它们飞翔的姿态、表情、力度,有着不同的审美景观罢了。


本店作品均得自书画家本人,保真销售,拒绝赝品,假一赔十!济南市东工商河路18号古玩城4-160号抱一斋画廊。电话18678819131 QQ:799865051 工行6222081602002120557户名:李建国 开户行:工行山东省分行营业部营业厅

36

主题

3582

帖子

7892

积分

五段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7892
好评
0
差评
0
2#
发表于 2019-7-5 13:20 | 只看该作者
书道千秋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书法超市 ( 冀ICP备05015716号 冀公备13020002000520号 )

GMT+8, 2020-1-12 04: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